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怡然自乐

海不择细流,故能成其大;山不拒细壤,方能就其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追求平淡 保持冷静 不眼羡别人 踏实的走好每一步 做最真实的自己

网易考拉推荐

引用 【转载】世上的一些女子   

2014-09-17 07:43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zhangqingrui65《【转载】世上的一些女子》

我一直觉得,他们的故事,一定和棕榈树有关。

马来西亚,到处都是棕榈树,一到下雨,树尖上就挂满了雨珠。

那些雨珠不是一滴,而是一串,落下的时候,往往会随风摇晃,像不愿意离开树枝一样,很是好看。

槟城是马来西亚的一个城市,靠海。

1908年,她和他就在这里的一个书店里,相遇了。

关于他,徐志摩是这样说的,他真是个美男子,可爱!

而胡适则说,他若是女人一定死心塌地的爱他,他是男子…他也爱他!

这个美男子,就是汪兆铭,也就是后来的汪精卫。

他是和孙中山一道来的。

当时,他为了革命,发誓终身不娶。

而她就是陈壁君,同盟会最早的会员。

她穿一袭蓝布长衫,短发,戴一副白边眼镜,衣襟别一支派克笔,手里拿着一块白手绢,这身装束,陪伴了她一生。

那一年,她17岁,他25岁。

见到他以后,她做了一个决定,毁婚。

那时她已有婚约在身。

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,也许只有她知道。

1910年,汪舍身忘死,前往刺杀清摄政王载沣。

陈知道,汪此行,无论成败都必死无疑,可她却断然撕去了英国护照,变卖了手饰,和汪一道同行。

人们这时,似乎才发现她为什么要毁婚了。

不料刺杀败露,汪被清政府,判了终身监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慷慨歌燕市,从容作楚囚;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引刀成一快,不负少年头。
       这是汪在狱中写下的诗句。

有太阳的时候,如果是站在棕榈树下,你会发现,透过棕榈树叶,太阳会被分割成很多条光线,每一条光线,都会有一种变幻无穷的感觉。

我常想,扇画就是这样的。

扇画在那个时候,记录了他们一生中,最精彩的一笔。

陈向汪,勇敢地表达了她不同凡响的爱情。

她说,愿在心中和汪结为夫妻。

在狱中,汪被打动了,他允诺了这事。

后来,清政府被推翻了,汪得出狱,他们终于成了眷属,伴娘是何香凝。

汪成了孙中山最得力的助手。

然而命运,却像棕榈树下的阴影,令人不可捉摸。

抗战,成了他们人生中,一个重要的转折点。

汪出任了日本在南京扶植的政府主席,历史在这里留下了很多疑点,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做意味着什么吗,按说汪已是国民党副总裁,行政院长,他这样做,是为了个什么呢……

陈则始终是站在汪的一边。

可是事情却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。

汪被很多中国人,认定为汉歼、卖国贼,遭到了刺杀。

受伤的那一刻,汪哭了,他说,我完了……

可陈却说,这有什么,不就是干了一下,干革命都有这样一天的……

汪后来死于日本。

汪死后,陈在汪的衣袋里,写下了一张纸条,魂兮归来。

抗战胜利后,按说陈是可以离开中国的,可她却没有走,不知道为何……

陈作为汉歼,被国民党政府判处了终身监禁。

在法庭上,她慷慨成词。

她说,本人有受死的勇气,而无做牢的耐心。

蒋离开大陆时,没有带走陈,为什么,这又是一个谜。

1952年,宋庆龄和何香凝写信给毛,希望特赦陈。

毛说,只要陈,承认汪是有罪的,同时在报上写一封悔过书即可。

可却遭到了陈的拒绝。

1959年,陈死于上海提篮桥监狱。

这一年的棕榈树,一定还是像从前一样的绿,挂在树尖上那些雨珠,一定还是成串的随风落下,只是不知那些阳光,那些扇画,会是怎样的变化了,当然还有那些阴影……

 

  

我更相信她是一枝花,而不是一朵。

一朵太孤单,一枝则生动得多。

她在生命最低谷时候,是选择了种花。

这听起来,有点不可思议,难道种花能帮她得到解脱吗……

她就是新凤霞。

这个3岁就被人贩子,卖到天津的苏州女子,按理说应该是最苦大仇深的了。

她6岁开始学戏,学的是京剧,12岁的时候改成了评剧,14岁登台主演。

后来她成了一代名伶。

1952年,她嫁给了从香港回来的,著名剧作家吴祖光。

从此大字不识的她,在吴的指导下,开始识字。

这个对新中国,一直都充满着热爱的女艺人,也许从来没有想到,命运会和她背道而驰。

1957年,她千叮万嘱丈夫不要“放炮”,她一直认为是新中国给了她新的生命,无论怎样,都不能说不好。

而丈夫生性直率,开始还牢记她的叮嘱,可在“引蛇出洞”的感召下,终于忍不住,把回国来的所见所闻,说了一个通透。

不想,丈夫却被打成了右派,而她竟然也被划为了内部右派。

划成内部右派的她,台依然可以上,但台下,却被叫去扫厕所、刷痰盂,连谢幕的机会都被剥夺了。

而丈夫则被发配到了北大荒,接受劳动改造。

这时,有关的人劝她离婚。

她未诺,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她开始种花了。

其实,她从小会绣花,绣的那些东西,都是她自己画的和想的。

可她却没有选择绣花,而是种花,这看起来有点不可思议。

她种的花很好,无论什么样的花,只要经过她的手,都会开得艳丽无比。

而且,一有空她就带孩子去公园看花。

仿佛花和她之间,有着某种不同寻常的关系。

她曾演过一个剧《花为媒》,剧中她扮演了一个小姐,其中有一段著名的唱腔“报花名”,那可是把天下的花都唱绝了。

特别是唱到,爱花的人,惜花护花把花养,恨花的人,厌花骂花把花伤时……

那曲调,仿佛是来自天上,过耳不忘。

在艺术上,她大胆创新,可在生活中,却是谨小慎微,只要家里有谁说话声音大一点,她都要马上关窗关门……

然而文革,不幸再一次降临于她。

她瘫痪了,从此告别了舞台。

她的《刘巧儿》、《花为媒》成了绝唱。

之后,她拿起了笔,开始撰写了她的回忆录。

她的文字,朴实自然,给人一种清新之感,我很喜欢。

她一共写下了四百多万字的回忆录,笔像开了花一样,令人兴叹。

同时,她还开始画画。

她是齐白石的义女和关门弟子。

只是从此,她不能再在花园里种花了,她只能坐在轮椅上,去看花……

看过香港某杂志,登过一件有关她的小事。

世上的一些女子 - 张忆 - 张忆的博客 说的是,有一次在开政协会,她遇到王光美。

王拉着她的手说,我们都是毛的好学生!

她当时非常不屑。

过后她对人说,她男人都被那人整死了,她还在说这样的话……

可见,她是一个多么真实的人!

当然,也是一个不懂政治的女子……

 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也许绿宝石那样凉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就像捧在手中的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但是啊也许我们的权利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只是破碎的玻璃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捧在手里

看见这诗,我愣住了,不由得看了一眼我的手。

我仿佛看见了那个遥远国家的大金塔,我去过的,多年前。

据说塔里,珍藏着释迦牟尼佛的八根头发。

那个国家给我印象是,到处都是绿树,而红色袈裟,总是穿行其间。

这就是缅甸,一个全民信佛的佛国。

如果是在早晨,当雾还在大金塔上流连时,你会看见,那些红色袈裟的身影,就会井然有序地出现在了街头、乡村。

每天,人们都会把早已准备好的食物,放到一个个到来的,僧人捧着的钵里。

那钵很大,好像能装的不仅仅是食物。

僧人们的头低垂着,嘴角像是小鸟抖动的翅膀,在喃喃地诵经。

往往那时,人们仿佛是看见了大金塔上的佛光,每个人都会伸出手,轻轻地擦着没有汗珠和泪水的脸,人们是在擦试喜悦。

也许那喜悦就是一种世间的清凉,使15岁就离开那片土地的,一个叫翁山素姬的女子,从大英帝国的大本钟下回到了缅甸的大金塔下。

她是来看望生病的母亲的。

在大金塔下,人们仿佛看到了,她和两个孩子、和丈夫的道别。

那道别的画面,就如他们曾围着她,听她讲述从前的伊洛瓦底江水。

那水的蓝,那水中的船,以及那水的凉,也许就是她要捧在手里的绿宝石。

可在路上,她却看到了另一种景象。

这个南亚资源最富饶的国家,却成了最贫穷的地方。

她说,是因为看见八十几岁的人,还在种田……

她为此留了下来,她要改变。

后来,她领导的政党赢得了大选,可是军政府却拒绝交出权力,并把她软禁了。

记得曾看过一个画面。

她带领着民众走上街头去抗议,军政府设立了警戒线,架起了枪,扬言无论谁只要越过警戒线,就开枪。

这时,她让所有的民众退到一边,一个人走了上去。

那一刻,大金塔见证了,一个一身布衣,脚穿拖鞋,头戴鲜花的女子,走向了警戒线,一直走到了军政府的枪面前……

军政府最终没有敢开枪。

她说,恐惧来自于敌意……

她被软禁后,军政府的条件是,她如果离开国家,就可获得自由。

可被她拒绝了。

就连她的丈夫去世,她也没有能回到英国。

她知道她不能走,她一走,将永远不能再回到她的国家。

她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,每天早晨四点钟起床,打坐一小时。

她推崇以和平的方式,去争取自由和民主的权力。

由于她精神、信念和行动,使她获得了1991年的诺贝尔和平奖,是孩子代她去领的奖,随后她把130万美元的奖金,全捐给了缅甸的人民。

拥有文学博士学位的她总说,她不喜欢政治,想当作家。

可缅甸的人民需要的她。

她的头上一直戴着花,带花的她,也许是要把芬芳带给大家。

她还喜欢弹钢琴,她一般弹的是莫扎特和巴赫。

她在国外有着崇高的影响力。

读过她的书《免于恐惧的自由》。

她在书中说,用你们的自由,帮助他人获得自由……

现在,我合上了我的手。

我在想,我们每个人的手里,能捧着什么呢……

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,10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